<s id="0tmtn"><option id="0tmtn"></option></s>
    1. <s id="0tmtn"></s>
      1. <s id="0tmtn"></s>

        “仁道智慧中醫云”試水“互聯網+基層中醫藥服務”

        2018-12-05

        轉自人民網

        近日,由同仁堂國際、中電數據服務有限公司、上海道生醫療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的“仁道智慧中醫云解決方案”,在福建省福州市宣布正式推出。“仁道智慧中醫云解決方案”是三方對“互聯網+基層中醫藥服務”的試水,三方將發揮各自優勢,推動全科醫生、基層醫生和年輕醫生在基層醫療健康服務中發揮作用,借產品打造基層中醫藥服務現代化模式。

        試水互聯網.jpg

        “仁道智慧中醫云解決方案”合作方接受本網專訪。

        一年前,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布《關于推進中醫藥健康服務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在此之前,《國務院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國發〔2015〕40號)《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國發〔2016〕15號)和《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和規范健康醫療大數據應用發展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6〕47號)等文件先后發布,“仁道智慧中醫云解決方案”正是在中醫藥健康服務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的背景下推出。

        “仁道智慧中醫云解決方案”聚焦于“中醫治未病”“常見病、多發病、慢性病辨證論治與開方”“中醫藥適宜技術”等服務,將為全國93萬家基層醫療機構的基層醫生、全科醫生賦能。

        這個全新的互聯網+中醫服務平臺,將在哪些方面實現中醫互聯網發展的創新?同仁堂國際互聯網醫院平臺如何與道生智能云中醫服務平臺融合?中電數據將為平臺大數據處理和數據安全提供哪些保障?為解答這些問題,本網對同仁堂國際健康服務事業群副總裁陳勰、中電數據服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肖輝、上海道生醫療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春清進行了專訪。

        試水互聯網1.jpg

        同仁堂國際健康服務事業群副總裁陳勰

        把優質的醫藥資源送到百姓身邊

        問:

        在推出全新的互聯網+中醫服務平臺之前,同仁堂國際已在謀劃互聯網醫院的發展,那么,“仁道智慧中醫云解決方案”較之互聯網醫院,有哪些升級?互聯網醫院為新的平臺提供了哪些支持?老百姓通過全新的平臺,能體驗到哪些改善的醫療服務?

        同仁堂國際陳勰:

        “仁道智慧中醫云解決方案”是一個中醫特色的健康管理及醫療服務平臺,是中醫藥健康服務現代化模式的一種創新,直觀地說,它最主要解決了提升基層醫生能力和將中藥送到百姓身邊的問題。平臺依托的是,同仁堂國際互聯網醫院的多個細分平臺和道生智能云中醫的多個產品。

        舉例來說,百年老字號同仁堂在優質的中藥飲片和中成藥方面具有優勢,百姓可以通過全國2000余家同仁堂藥店買到優質中藥和中成藥,但是,2000余家藥店依然不能惠及全國每個鄉鎮,“仁道智慧中醫云解決方案”試圖通過互聯網工具,解決這個難題。

        這個平臺依托同仁堂國際互聯網醫院的在線名醫平臺、中藥飲片配送平臺、中醫遠程會診平臺、智慧城市醫聯系統,通過在線問診,遠程處方配藥和發達的物流系統,將中藥送到百姓身邊。

        這個平臺不僅解決“送藥”的問題,也解決“送醫”的問題。我國注冊中醫的人數遠比西醫少,因此在基層,中醫資源分配不均衡的問題更為明顯,培養基層醫療隊伍、提升醫療服務水平是核心。同仁堂國際互聯網醫院的在線名醫平臺,實際是醫師管理平臺,我們對全國93萬家基層醫療機構,進行注冊中醫師處方管理,通過在線問診、遠程配藥,將中醫和名醫的醫技普及到基層,也是通過互聯網形式將優質的醫療資源下沉。

        這個平臺同時推動健康精準扶貧實施。慢性病等疾病的治療費用高昂,是導致家庭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重要“病根”。在治慢病方面,中醫藥有著天然優勢。中醫藥的“簡便廉驗”已得到國際社會的公認,因此,加強中醫藥服務體系建設,是健康精準扶貧的重要抓手。

        試水互聯網2.jpg

        上海道生醫療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春清

        啟發醫生,而不是替代醫生

        問:

        道生醫療近年來研發了一系列中醫智能輔助診斷產品,我們知道中國傳統醫學是一種經驗醫學,那么,用計算機和互聯網+進行中醫輔助診斷,如何平衡中醫傳承與創新的關系?

        道生醫療李春清:

        這個問題正是我想說的,我們所研發的智能診斷系統以及依據智能系統提供的道生智能云中醫,正是傳承中醫傳統的表現。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先講一個小故事。

        前些日子我訪談了幾位年輕中醫,其中一位中醫提到,他曾經在臨診時遇到一個“賁豚”癥患者,他從醫以來,還是第一次真正在臨床上遇到“賁豚”癥,他很興奮,但是一下子想不起來對這個癥的中醫古方組成和劑量是什么。他告訴我,他當時就想,如果有一個中醫開方計算機智能助手,能隨時查詢調用該多好。實際上,我所訪談的年輕中醫大多都反饋過類似的需求。

        我們所研發的名家專病診療智庫,是使計算機學習,之后系統給出輔助決策,而計算機學習的對象正是中醫藥古籍。研究中醫學的人都知道,中醫學的精髓在古籍文獻,所以我們首先利用計算機技術對1000余本古籍進行整理,按照西醫病名和中醫病名,建立知識圖譜。醫生可以通過智庫搜索方劑、名家用藥等等,從而對自己的臨床診斷形成啟發。

        這個名家專病診療智庫,可以說是我們的一個核心技術資產。這個智庫是與醫生互動的,醫生在診療過程中發現智庫的數據不準,可以反饋信息,這些信息也進入數據庫。可以說,醫生的臨床數據不斷訓練計算機學習,計算機的智能是輔助醫生的診斷,而不是替代醫生。

        圍繞基層中醫診療的4個核心能力——四診信息采集、中醫體質辨識、開方、針灸,道生醫療開發了系列智能產品。如道生四診儀、經典處方輔助辨證系統、名家專病診療智庫、經穴治療輔助決策系統、體質辨識健康管理系統等智能系統。

        一個基層醫生,特別是中醫藥經驗尚不豐富的年輕醫生,運用這些產品,可以對“是什么病、屬什么證、用什么方,開什么藥”構思一整套治療方案。這些產品幫助一個基層醫生從“不熟”到“熟悉”,再從“熟悉”到“精通”。我個人認為,互聯網+醫療服務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啟發醫生,而不是替代醫生。

        試水互聯網3.jpg

        中電數據服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肖輝

        數據“看得見,拿不走”

        問:

        互聯網+中醫服務處于一個數據生態之中,中電數據公司在這個生態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健康醫療大數據作為一種國家戰略資源,數據安全極為重要,中電數據從哪些方面為這個平臺的數據安全提供保障?

        中電數據肖輝:

        中電數據主要是以數據垂直運營公司的身份,參與互聯網+醫療平臺的建設。如聚焦于數據匯聚、清洗、治理和應用等數據平臺運營工作,為平臺提供底層技術支撐和數據安全支撐。

        除了底層技術支撐,中電數據還著力構建全息數字人健康畫像,當獲得大量的數據之后,我們就可以建立數據化模型。

        比如,我們有10年的全人群的某些主客觀生命指標數據,就可以根據這些數據建立糖尿病初篩模型,精準地篩查出哪些人群如不經干預,在5年內患糖尿病的概率較大。我們可以將中醫服務向這部分人群傾斜,達到治未病的目的。因此,通過建模,大數據為國家衛生政策、基本藥物目錄的制定提供了數據依據。這也符合中電數據“健康醫療大數據產業發展國家隊”的定位。

        健康醫療數據的安全,涉及到數據從產生、使用到銷毀的全鏈條,我們也稱之為“數據全生命周期”的安全。隨著互聯網+醫療的發展,目前,全國性中醫分級診療平臺、區域衛生平臺等都有互聯網數據采集和交換需求。中電數據依托中國電子網信產業國家隊的優勢,在采集過程中,在硬件和軟件上,均使用自主可控的數據采集機制,通過加密算法進行數據傳輸,保證數據在這一階段的安全。

        在數據的使用上,安全性更多是從數據分類管理來考量,我們對數據進行分級、分類、分域的嚴格管理。除在法規規定的十余種政府優先使用領域,數據可不脫敏應用外,在行業應用方面,我們嚴格做到脫敏應用。另外,數據在中心處理機上處理,因此數據“看得見,拿不走”,從根本上保障了數據安全。

        從頂層設計上,數據的安全重點在確權,個人對自己產生的數據有知情權,醫院對醫療數據有管理權,數據服務方有運營權。作為“健康醫療大數據產業發展國家隊”,中電數據也積極參與國家對數據管理的立法、立標、立規,參與全國健康大數據展示平臺建設。可以說,從頂層設計到區域醫療,再到醫院安全,我們都有整體的解決方案。